贾跃亭牵手九城内蒙古造车真相

亿欧网 5月前 ⋅ 81 阅读

贾跃亭似乎永远不缺资金加持。

2019 年 3 月,游戏代理公司第九城市(下称 ' 九城 ')向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 'FF')投资 6 亿美元,双方约定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生产、销售和运营汽车。

3 个月后的 6 月 10 日,九城宣称将与呼和浩特的沙尔沁工业园合作,后者提供土地建厂、同时协助提供 55 亿元资金。

一时间,' 贾跃亭造车项目或将落地呼和浩特、政府协助提供 55 亿元资金 ' 的消息涌现各大网络媒体新闻标题。不过,投中网从沙尔沁工业园处获知,上述合作实际处于接洽阶段,只是合作意向,但未最终确定。

与此同时,贾跃亭试图在中国布局的第一个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则存在土地被回收的风险。

2016 年 11 月乐视汽车(2017 年已并入 FF)拍下浙江德清莫干山块地,今年 11 月为其规定竣工期。投中网查询发现,这个生产基地目前杂草丛生、未见施工迹象。根据《土地管理法》,在约定时间内未完成竣工的土地,可能将被回收土地使用权。

FF 落地内蒙造车只是意向阶段,其 3 年前在莫干山拍下的土地则面临被收回风险,而它的新资方九城则是一个连续六年累计亏损 20 亿元的公司。

截至 6 月 14 日,九城 1.71 亿美元的市值已仅为其 2007 年高峰市值的十分之一。从 2018 年至今不到两年时间里,九城转型区块链无果后,又计划斥资 40 亿与贾跃亭合作造车。

这场 ' 豪赌 ' 能否如其所愿?

内蒙古造车还是未知数?

' 很突然,(我们)前一天才收到备忘录。' 投中网从呼和浩特一位沙尔沁工业区工作人员处获悉。该工作人员表示,6 月 10 日在各大网站看到 ' 贾跃亭造车项目或将落地呼和浩特 ' 相关新闻时,' 我们也很懵 '。

备忘录具体内容如下:九城与 FF 共同成立的新能源合资公司,将落户呼和浩特的沙尔沁工业区,后者会提供不少于 5000 亩土地,协调 55 亿元项目资金(15 亿元为相关配套设施费用、40 亿元为无息或低息新能源项目贷款)。

' 项目还在接洽中,就像网上说,签署的备忘录有效期是 3 个月,这个时间里我们要深入了解彼此,看条件能谈妥,才决定合作。'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包括 55 亿元资金在内的要求均为对方提出,但具体如何落实、能否落实则是 ' 两码事 ',' 任何要求都可以提,我们能不能落实,一切还是未知数。'

' 在还没影时,我们一般不会做宣传。' 上述工业园区工作员表示。

投中网向 FF 中国区咨询合作相关细节,其工作人员声称他们也是通过新闻报道获知与呼和浩特的合作消息,并表示 ' 九城是上市公司(2004 年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一切项目细节以上市公司口径为主 '。 截至发稿,投中网并未获得九城关于该项目合作的具体细节和未来规划的回复。

据网易财经报道,九城之所以选择呼和浩特,一在于其电力廉价、二是当地政府支持。

沙尔沁工业园是呼市经济开发区六大经济功能区之一,新能源产业是其主要发展方向,在 2020 年的产值约为 600 亿元,约占工业园总产值的 30%。呼和浩特招商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投中网,他们并不知晓九城、FF 与沙尔沁工业区的合作意向,' 具体是他们自己谈的 '。而因归属自治的土左旗政府管辖,沙尔沁工业区有一定的自主招商权。

投中网以商业合作的名义咨询沙尔沁工业区获悉,如果主动要求合作,流程一般为:

1、向工业区递交基本资料,包括公司简介、落地园区的项目、总投资、配套资金、需要土地面积、生产用途 / 产能等,书面信息越详细越好;

2、工业区接收信息,进一步了解,让有意向者到当地考察;

3、双方达成初步意向。也即是当前第九城市与工业区达成备忘录的阶段;

4、接洽期,决定是否合作;

5、项目落地。

若按照上述流程,九城官网发布的通稿中的合作内容:' 不少于 5000 亩土地、成立产业基金(政府出资不低于 15 亿元)、协调对于新能源项目融资贷款 40 亿元,推荐当地产业资金及银行给予无息、贴息或低息贷款支持 ',实则为其向沙尔沁工业区提出的要求。

由于目前双方正处于达成备忘录的阶段,离合作及项目落地还有一段时间。这一阶段类似于购房意愿者向房产中介询价并提出自己理想房屋类型和价格水平,但尚未交付定金、也没有签合同。

' 至于哪一家来做,只要有资金雄厚的,能做成的,都欢迎到沙尔沁工业区来。' 网易财经援引沙尔沁工业区相关负责人称,(工业区)并非看中哪家公司,而是看好新能源汽车这个产业。

一名沙尔沁工业区工作工作人员则在电话中告诉投中网,他们也听说过贾跃亭和乐视汽车,会 ' 考虑退出机制和违约情况,具体还要看接下来怎么谈。'

莫干山地块,可能会被收回使用权

呼和浩特不是贾跃亭选择造车的第一个中国城市。

2016 年 11 月、2017 年 4 月乐视汽车先后共斥资 4.4 亿元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莫干山经济开发区,拍得 7 块连在一起的工业用地,面积共达 135.29 公顷,用以建造乐视超级汽车生态体验园。彼时,贾跃亭在其微信公众号中写道:' 莫干山,就是践行乐视生态模式的绝佳地点。'

被乐视汽车拍下的这 7 块工业工地,在 ' 乐视债务危机 ' 爆发后,成为贾跃亭 ' 专心造车 ' 平台—— FF 的资产。九城宣布投资 FF 时,曾有多个媒体猜测,九城或是看中了 FF 手中这 7 块工业用地的使用权。

FF 成立于 2014 年,如今这个美国新能源汽车初创品牌为贾跃亭实际控制。贾跃亭远赴美国 ' 全力以赴实现 FF 91 最快量产上市 ' 四个月后,2017 年 12 月乐视汽车宣布并入 FF。

九城投资 FF 的文件也证实了这一点——莫干山的的这 7 块工业用地如今属于 FF。在今年 3 月九城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会(下称 'SEC')的明确指出: FF 向合资公司提供其或关联公司的资产产权以及资源,但不包括莫干山政府直接或间接持有的资产和权益。

(九城今年 3 月提交给 SEC 的文件,投资 FF 的合作条款、涉及莫干山块地的相关内容)

莫干山政府直接或间接持有的资产即与上述提及的 7 块工业用地相关。当时,拍下这 7 块地的公司为乐视汽车(浙江)公司。莫干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委员会间接持有该公司 20% 股份。

在投资协议中,九城向 FF 投资的 6 亿美元将分为三期支付,每期 2 亿美元。第一期的 2 亿美元在签订协议的 2 个月内支付,双方在香港成立合资公司。九城的二期支付条件为:双方合资公司要获得地方政府(包括莫干山地方政府)的资助,即提供土地以及资金。拿到地方政府许诺的 2 个月内,九城将继续支付 2 亿美元。

上述投资协议中明确指出,合资公司不排除莫干山政府的资助。不过,随着九城和 FF 合资项目落户呼和浩特,这是否意味着,该合资项目并未获得莫干山当地支持?为此,投中网曾多次致电德清人民政府、招商局、国土局、城建办和莫干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委员会,但未能获得回复。

这曾被规划为 ' 乐视超级汽车生态体验园 ' 的 7 块工业工地如今已长满杂草。一生活在德清当地的人士告诉投中网,目前该地仍为空地,也未见有施工动向。

这个地方在百度地图被标记为 ' 乐视厂区建设中 ',三年来始终如此。

(' 乐视厂区建设中 ')

(德清当地人士为投中网拍摄的图片)

与此同时,7 块地其中的 1 块还有被当地行政主管部门回收的可能。

投中网在查询该块地资料时发现,7 块地中占地面积最大——约 90.04 公顷的地块,其约定竣工时间为 36 个月。按 2016 年 12 月开工奠基起算,到 2019 年 11 月已经满 36 个月。

《土地管理法》规定,原批准用地未在在约定时间内完成竣工,若非政府方面原因,当地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有权回收土地使用权;若申请使用权延续,则视延期原因来判定是否批准延期竣工。

德清国土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投中网,当出现在约定时间内因企业自身原因导致未完成竣工的情况,需按照实际情况判断是否延期。一般情况下,若非政府方原因,政府有权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

投中网向 FF 中国咨询相关具体情况,对方称无法给予回复。投中网多次致电咨询莫干山经济委员、国土局和城建办,也未获得相关答复。

(德清县国土资源局官网截图)

九城急迫转型,' 豪赌 ' 贾跃亭造车

贾跃亭和 FF 向来缺钱。

据腾讯《棱镜》报道,仅在 2018 年 8-12 月间,FF 仍有 6.63 亿美元(约为 46 亿元人民币)资金缺口。而当时,正与恒大产生合作纠纷的 FF,宣称开放全球融资。

今年 3 月,FF 以 4000 万美元(约为 2.8 亿元人民币)的报价,卖出其位于美国内华达州工厂块地,转为租赁加州汉福德。同月,FF 找到了新的融资方——九城,后者将投资 6 亿美元(约 40 亿元人民币)。

九城官网显示,该合资公司将在中国生产、销售和运营 FF 旗下的全新品牌汽车 V9 ——一款还未涉及的概念车。在投资协议中,最后一期的 2 亿美元支付条件为 ;FF 需要在其支付后的三个月内,完成设计 V9 MPV。假设前两期顺利支付,意味着 FF 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这款新车的设计。

按照规划,合资公司未来将达成 30 万台的年产能,并计划于 2020 年年内实现预量产车下线及预订销售。' 预量产车下线 ' 是 FF 提出来的新说法,大意是指 ' 实现量产前先造出来几辆车 '。

从乐视时期开始,与贾跃亭有关的生产基地——德清乐视生态园(未建成)、美国内华达州(已卖)、加州汉福德(非自持地,租赁的工厂)、以及广州南沙工厂(已归属恒大),如果再加上呼和浩特的工厂,一共有 5 个。

实际能产出汽车的,目前只有租赁的加州汉福德。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截至 2018 年年末,FF 已经实现的 ' 预量产车下线 ' 仅为 3 辆。

缺钱的不仅是 FF,还有九城。

九城是一家网络游戏运营商,1998 年成立于上海,曾代理运营的游戏主要有《奇迹》、《魔兽世界》、《卓越之剑》等。2004 年第九城市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宣布将落户呼和浩特之后,该公司股价盘前大涨 35%。截至北京时间 6 月 14 日,第九城市股价为 1.28 美元 / 股,是它股价高峰值的 0.8%。

在投资 FF 之前,九城于 2018 年 1 月涉足区块链业务,同年 5 月成立区块链服务公司,试图转型。但之后的半年便再无下文。今年 3 月,九城转向投资 FF,并于 5 月于官网进一步宣称,与电动车充电设备商 EN+ 科技成立合资公司。

不到 2 年时间,九城的转型方向就转换了两次,从代理游戏到区块链,又转身进入新能源造车领域。因为转型迫在眉睫。

2009 年,九城因合同到期,失去了《魔兽世界》的代理权。自此,九城发展极速向下。在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 10 年里,九城连续 6 年亏损,累计亏损达 20 亿元。而截至北京时间 6 月 14 日,九城 1.78 亿美元的市值,仅为其 2007 年高峰期的十分之一。

另一方面,据九城 2018 年年报显示,其经营、投资等期末现金流同比减少 97%,仅为 426 万元人民币。

连年亏损、现金流下降的情况下,九城投资 FF 的 6 亿美元(约 40 亿元人民币)资金从何而来?

《华夏时报》报道称,九城除了靠自有资金,还将有条件的获得投资银行 AMTD 和 Maxim 的贷款。具体贷款利息率为多少,投中网未获得更多信息,九城也未对外公布。

但这相当于举债投资。九城原本不堪重负的财务压力,变得更重了。

转入新能源汽车行业,在近年来似乎成为越来越多企业的转型方向。百年传统汽车业成熟的生产系统、近 20 年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政策的红利(过去十年补贴达 2100 亿元),让新能源汽车生产极其高效。模块化的汽车组装模式看似降低了门槛,也让越来越多的公司进入其中。

比如恒大,通过收购一家家生产链的公司,试图成为新能源汽车制造商。九城也有同样的 ' 愿景 '。但不同的是,九城可能并没有恒大的资金实力。即便是资金规模超过任何一家国产新能源造车公司——投入近 2000 亿元人民币——的恒大,也未必能够 ' 再造 ' 一个特斯拉。

就在九城宣布投资 FF 的第二天,3 月 26 日工信部宣布提高新能源补贴门槛:不同续航里程档的汽车补贴减少 67% 至 100%,地方补贴则全部取消。

在此情况下,财务重压不堪的九城将如何继续,它又如何评估新合作伙伴—— FF 的潜在风险?投中网就上述相关问题以电话及邮件形式询问九城,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全部评论: 0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