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SIM 卡

IT之家 5月前 ⋅ 29 阅读

今年 3 月 29 日,中国联通在于北京进行的 ' 联通 eSIM,无卡更自由 ' 主题活动中正式宣布,将 eSIM 可穿戴设备独立号码业务从试点拓展至全国。

看到这个消息,小编第一反应是:什么?!eSIM 卡业务终于全国商用了?!这下真的可以和麻烦的 SIM 卡说再见了?!岂不是美滋滋?!

不过,惊喜之余,小编定睛一看,等等!不对啊,这里人家说的只是 'eSIM 可穿戴设备独立号码业务 ' 啊,并不是更多人朝夕相伴的手机或者其他什么玩意儿。所以说,这和不爱在手上或者身上戴个东西的小编似乎并没有太大关系 …… 至少目前是这样。

但是,作为 IT 之家从业经验丰富、思维逻辑灵敏、业务能力出色、眼光洞见深远、…… 的一小编,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和目前的自己没有关系而高高挂起——首先,和自己没关系不代表和别人没关系,现在和自己没关系不代表以后也没关系 …… 想到这,小编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从 eSIM 到 iSIM

什么是 eSIM?不了解的同学可以查看 IT 之家《5G 电话卡都来了,eSIM 卡还在路上 …》这篇文章。简单来说一句话,eSIM 就是把 SIM 卡做得小小的(目前最小的可以做到 2mm×2mm),然后焊死在手机主板上,各种服务、运营商套餐等通过 OTA 获得。所以,很多人以为 eSIM 卡前面的 'e' 代表的是 ' 电子(electronic)',其实它是 ' 嵌入(Embedded)' 的意思。

之所以能这么干,其实是 SIM 卡本质使然。SIM 卡到底是什么?其实严格来讲,我们通常所说的手机卡应该叫 UICC(Universal Integrated Circuit Card)卡,而 SIM 的意思是 'Subscriber Identity Module',即 ' 用户身份模块 ',它是承载在 UICC 卡上的应用概念,它的主要作用是在移动终端和移动通讯中进行身份识别和存储信息。

我们深入到 SIM 卡的具体结构,可以看到它内部也包含 CPU 微处理器单元、RAM 临时数据存放区、ROM、Flash 或 EEPROM 数据存储区域,至于外在的物理接口,则包含 Vcc 电源输入接口、RESET 复位信号接口、CLK 时钟输入信号接口、GND 接地接口、VPP 编程电压、I/O 数据输入输出接口等,可以看到,'SIM 卡虽小,五脏俱全 ',很适合作为嵌入式组件集成在终端内部,至少技术上来讲是没有问题的。

从用户需求的角度来讲,eSIM 的普及也有很多好处,首先是消费者可以灵活选择运营商网络、用 OTA 方式动态写入用户签约信息,再不用营业厅来回跑,想想都很方便。然后 eSIM 卡占用的空间非常小,体积仅为传统 SIM 卡的 10%,同时集成在终端内部了减少终端开孔,防水的同时更能适应各种异常恶劣的外部环境。

eSIM 是将 SIM 卡做小然后嵌入到主板中,本质上还是独立的芯片,而在 eSIM 之上,还有一项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技术,就是 iSIM。相比较 eSIM,iSIM 更彻底,这项技术不再使用单独芯片,而是将 SIM 卡信息内置于设备的处理器中,它包括 Kigen OS 系统以及安全加密的硬件区域,重要数据无法轻易被提取出来,在此基础上将处理器、基带以及 SIM 卡集成同一芯片上,可以进一步缩小模块空间。将 SIM 集成在主控芯片上,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必须是能够提供基础芯片核心的厂商,事实上,这项技术正是由半导体公司 ARM 提出的。

iSIM 相较于 eSIM 最大的优势是安全。因为 iSIM 是集成在 SoC 芯片里,集成度更高,采用专门的加密方式,从而让数据更加安全,减少或消除了敏感数据外泄的风险。

另外,iSIM 占据的空间更小,ARM 称 iSIM 将仅占据 1 平方毫米的面积,同时成本也更小。其他方面,也具有更换网络服务、运营商更为方便等优势,也可以将联系人、运营商设置等帐户数据安全地储存在云端。

IT 之家小编觉得,相比 eSIM,iSIM 更接近 SIM 卡的 ' 终极形态 ',毕竟目前大部分移动设备采用的大都是 ARM 架构的 SoC,作为顶端的基础技术提供商,ARM 推广 iSIM 技术相比其他厂商更为轻松。

进展方面,ARM 已经向合作厂商发送了 iSIM 设计,同样,最先应该也会被用在物联网设备上。

既然有这么多好处,那为什么接近三十年的时间里,eSIM 或 iSIM 一直没有得到普及?其实 IT 之家在前面《5G 电话卡都来了,eSIM 卡还在路上 …》这篇文章里也做过介绍,最核心的原因是动了运营商的奶酪,毕竟把 SIM 卡嵌入在设备里等于拱手将对用户的控制权交给终端厂商,作为既得利益者,运营商怎会将数十年来 ' 躺吃 ' 的分蛋糕给别人?

物联网很重要,别忘了智能手机

那么这一次作为运营商的中国联通为什么那么积极将 eSIM 业务拓展到全国?这里就要抓住那关键的五个字了:可穿戴设备。可穿戴设备背后代表的是一个重要趋势:物联网。

根据 GSMA 智库在 2018 年发布的全球移动市场趋势报告,到 2025 年全球范围内将会有 251 亿物联网设备连接和 137 亿工业物联网连接和 114 亿消费物联网连接,市场规模将达到 1.1 万亿美元,同时到 2023 年,将有超过 86% 的设备通过 LPWAN(低功耗广域网)实现网联。物联网,是人们不厌其烦讨论的时代大趋势,上面这些数字,其实也只是对物联网初期阶段的预测,可见这个市场无比庞大。

▲图片来自 GSMA 2018 全球移动市场趋势报告

当然,市场庞不庞大不是重点,重点是,物联网可以说是 eSIM 和 iSIM 普及的终极推动力。道理很简单,物联网时代由 5G 推动,想象一下那个时候你家里几乎所有的终端设备都要通过 5G 网络始终在线,你不可能为每个设备都配一张 SIM 卡,因此在物联网时代,eSIM 或 iSIM 对于运营商来说是一条不得不走的路。不过尽管从未来的角度看,iSIM 更是大势所趋,但就目前、就国内而言,运营商们主要着手关注的还是 eSIM。所以下面我们仍然将目光放在运营商们在 eSIM 方面的布局。

对运营商而言,具体实施起来,就是所谓的一号多终端解决方案,以用户号码为中心,将各种联网设备统一在一个号码之下,运营商可以基于号码资源开创更多业务,用户也享受便利。例如去年中国联通推出的一号双终端业务,可以让手表和手机共享同一号码,这样智能手表就可以脱离手机成为一个独立的设备。

对于商业公司而言,想让它放弃部分利益,最好的办法是许它更大的利益。物联网,显然就是这 ' 更大的的利益 '。

事实上,就国内而言,三大运营商在 eSIM 方面都有各自的布局,中国联通是最积极的了,当然,最新的进展就是将 eSIM 可穿戴设备独立号码业务从试点拓展至全国。中国移动方面,去年 5 月 25 日,他们推出了智能物联 China Mobile Inside 计划,同时发布国内首款 eSIM 芯片,提供 ' 芯片 +eSIM+ 连接服务 '。6 月初,中国移动 'eSIM 一号双终端 ' 业务在天津、上海、南京、杭州、广州、深圳、成都 7 个城市正式启动,并于今年 1 月在这七个城市开启免费体验。

中国电信方面,也已于去年 10 月 31 日宣布开通了 eSIM 服务,首批试点的城市分别是上海、广州、成都及南京,仅限当地手机账号开通使用。去年 12 月,中国电信宣布将 eSIM 一号双终端业务试点城市增加到 7 个,同时支持 4 款智能穿戴设备。

当然,三大运营商在推进 eSIM 服务方面做得努力值得肯定,不过,到目前三大运营商都没有开始对智能手机 eSIM 功能的启用。要知道,未来虽然是物联网的时代,但智能手机,仍然会是消费者接触最多的智能硬件设备。

这不禁让小编想到 IT 之家网友 Qidodo 在《中国联通宣布 eSIM 业务拓展至全国》这篇文章底下发表的评论:

' 智能设备上可用 eSIM 是把蛋糕做大,手机上可用 eSIM 是改变蛋糕的分配方式。前者何乐而不为,后者困难重重。'

再见,SIM 卡,不是虚妄的口号

尽管困难重重,小编仍然相信,' 再见,SIM 卡 ',不是虚妄的口号。

和大部分情况下人们追求灵活、应变的思维不同,科技产品的发展趋势,某种程度上其实是朝着高集成、固定的方向飞奔,例如手机的发展历程就是集成越来越多通信之外的能力的过程,汽车,也从传统的代步工具集成到个人娱乐中心甚至未来成为连接生活的核心空间,而小小的 SIM 卡,从 1991 年在芬兰某运营商的第一次商用开始,已历经了 28 个年头。这 28 年里,SIM 卡越来越小的同时,也逐渐成为运营商们绑定用户、跑马圈地的无上法宝。

不过《浪潮之巅》里总结过去有言,'IT 领域的技术进步也有量变和质变两种 ',' 反摩尔定律使得 IT 行业不可能像石油或飞机制造业那样只追求量变,而必须不断寻找革命性的创造发明。' 如果说,SIM 卡这些年越来越小是量变的过程,那么进化为 eSIM 或者更终极的 iSIM,就是质变了,这是不可逆的趋势。

知名演化经济学家佩雷斯有一个技术革命周期理论,这个周期大概是 50-60 年,但其实根据我们的经验,在科技行业,一项事物的巅峰很难保持三十年,甚至很难存活三十年(除非你特别厉害),例如,索尼上世纪 70 年代的特丽珑显示器和 Walkman 曾经何其辉煌,但都在迈入本世纪的时候走向没落,再看 LCD 液晶屏幕兴起于上世纪 90 年代末,如今已有二十多年历史,虽未凋零,但也已开始走向衰落,再回到通信行业,曾经对运营商而言理所当然的通信漫游费,也没有活过三十年的 ' 大限 '。

而在推进 eSIM 的进程中,我们也不能小看终端厂商们做出的努力。在 2014 年,苹果就在美国和英国市场的 iPad Air 2 和 iPad Mini 3 引入了 Soft SIM(某种程度上你可以理解为 eSIM),2015 年,苹果又开始计划与三星等其他公司联手推出一种 eSIM 卡。然后 2017 年发布的 Apple Watch Series 3 中,就支持成熟的 eSIM 卡技术,去年发布的 iPhone XS 系列中,也有实体 SIM 卡和 eSIM 卡组合的双卡双待,在国内,华为的天际通也是基于海思 SoftSIM 技术 ……

另一方面,ARM 也在积极推进 iSIM 技术,目前已经获得了部分关键生态系统参与者的支持,包 BT、SoftBank 和 Sprint 等。

无论 eSIM 还是 iSIM,手机永久告别实体 SIM 卡,是大势所趋,但也注定是需要运营商和终端厂商两方面共同推动,对于运营商而言,改变蛋糕分配方式不可避免,但这也并不会对他们造成毁灭性的伤害,无非是,需要以更加积极求变的姿态投入市场竞争,寻找传统的语音、短讯、流量之外的新的增长点,相反,永久抱着小小的 SIM 卡,终将会被时代所淘汰。

就像如今我们回顾荧光电视、收音机等等那些古老的技术或产品,不可否认它们在它们所处的时代曾为科技的演进做出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但如今早已习惯智能手机听歌,观看大尺寸高清 OLED 电视的我们,仍然会觉得过去 ' 古老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就是技术进步带来的必然。而 SIM 卡,也终将成为 ' 做了古 ' 的事物,既然终将,何不顺其自然?


全部评论: 0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