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k 上线 字节跳动 toB 行军图成型

极客公园 5月前 ⋅ 69 阅读

姗姗来迟。4 月 3 日,字节跳动终于对外推出了筹备近两年的企业协作产品 Lark。

这款从两年起就在字节跳动内部使用,并在互联网圈小范围试用的产品广受使用者好评。极客公园接触到的数位字节跳动内部员工和试用 Lark 的其他企业员工都对其赞不绝口,称其极大的提高了团队沟通和协作效率。

从功能上来看,Lark 和市面上已有的产品并无太多差别,即时通讯 + 共享日历 + 文档在线协作就是其全部功能。但不同的是,Lark 基本只是让三大功能在单一平台上实现实时协同,无缝切换,却没有做考勤、流程管理或财务报销一类企业办公软件必备的功能。

区别于其他本土办公软件的是,这款最开始只是公司内部使用的产品面向的第一市场并不是国内,而是海外。

3 月,外媒 The Information 报道,字节跳动在新加坡成立了一家名为 Lark Technologies 的子公司,计划面向美国及其他海外市场推出企业办公套件。Lark 官网上的信息也显示,Lark 总部位于新加坡,且在美国湾区有团队为用户提供服务支持。差不多同一时间,配合 Lark 在海外的上线,其在国内的 App 更名为「飞书」,但却未对普通用户开放注册窗口,只有被邀请的企业用户才能使用。

从时间的尺度来看,字节跳动这次在 Lark 业务上的发力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突袭战,它用两年时间向外界展示了这家公司在 toB 市场中的理念和耐心;而从市场策略来看,先出海又显示出这家公司对国内市场的谨慎和对国际化市场的自信。

Lark 三件套〡Lark 官方网站

预谋已久的「第一步」

去年 3 月,已有媒体陆续报道字节跳动正在招兵买马,加速推动公司效率工程部门的企业协作产品 Lark 的研发。据 2018 年 3 月界面的一篇从字节跳动获取的内部信息的报道显示,当时的 Lark 主要的功能还是即时通讯,用以取代「钉钉」,用作员工间的日常工作沟通。

Lark 成立最初的原因或许是为了解决企业内部协作的效用,但随着字节跳动在企业协作领域的布局加深,内部对 Lark 寄予的希望也越来越大。

字节跳动给予了 Lark 超高级别的高管配置。外媒 The Information 近日对字节跳动的管理团队进行了起底式报道。极客公园从内部高管负责的业务线内容中观察发现,字节跳动给了 Lark 一个类似子公司的配置——唯一一个自带产品研发和商业化变现(monetization)配置的部门。

Lark 所在的效率工程部门负责人是公司高级副总裁谢欣,曾是百度核心软件工程师,也曾担任旅游搜索引擎酷讯旅游 CTO,于 2015 年加入字节跳动。在脉脉上 tittle 为高级产品总监的徐哲是 Lark 产品的实际负责人,与他搭配的产品研发部门的负责人是今日头条技术总监梁汝波,包括商业化变现(monetization)负责人吴玮杰在内的三人都向谢欣汇报工作。

为了完善 Lark,字节跳动在投资并购也做了许多努力。从 2017 年起,字节跳动陆续投资并购了一批专注于企业协作的创业公司,其中包括文档协作软件公司石墨文档,企业云盘产品坚果云,以及被收购的朝夕日历、思维概要整理工具幕布。

字节跳动中高管层级图局部〡 The Information

其中朝夕日历创始团队很可能在 Lark 的产品研发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一位接近字节跳动的知情人士告诉极客公园,Lark 研发团队主要来自 2017 年字节跳动收购的朝夕日历。而字节跳动中高管层级图也显示,原朝夕日历 CEO 程昊和 Lark 产品负责人向骋同属一个部门,向徐哲汇报。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做这样一个 toB 产品背后也有着自己复杂的考量。一方面,做这样一个协作软件和字节跳动业务的调性并不冲突。字节跳动官网给自己写的定位是「我们打造全球创作与交流平台」,企业协作业务当然归属其中。作为一个新业务,身兼 toB 业务和国际化属性的 Lark,承载了字节跳动探索下半场新用户红利消失后的使命。

张一鸣曾这样谈及他对 toB 和全球化的理解:「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维度,也是我对中国互联网科技企业比较期待的,过去我们做 to C 的业务,其实更有难度的是 B 端业务,to C 端的产品用的数据库、云计算还是芯片、支付系统,其实是 ICT 产业的更底层,如果 C 端做完可以往上游进入 B 端基础设施,如果能做成,是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提高。无论是获取用户红利还是市场营销还是社交传播,更多要打全球化,才能够进入上游更有难度的工作。」

另一方面,对头条来说,从企业协作切入或许也是一个其成为巨头平台型公司的重要选择。一位业界人士告诉极客公园,从产品生态构建的角度来看,字节跳动正在向谷歌学习。该业界人士认为,「在线文档、共享日历不仅是一个工具,更是一项服务,一个平台入口」,字节跳动未来很可能在产品足够成熟后,向上叠加邮箱、企业流程等功能,成为一个企业服务「平台」。

成为「平台」是每个「巨头」候选公司所共有的执念,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在极客公园 IF 大会上谈及愿意冒着长期亏损风险,斥巨资收购摩拜的原因时也指出,美团愿意冒这样一次险,一定程度上是出于成为一个超级平台的考虑。

「Lark」先行,「飞书」等待

企业软件服务常被认为是个闷声发大财的行业。《财经》杂志的数据显示,美国超百亿美元市值的服务企业有 100 多家。微软、甲骨文等都属于其中的一员。

以全球最知名的企业协作软件 Slack 为例。去年 3 月,Slack 拥有 900 万周活跃用户,超过 5 万个付费企业用户,估值达 50 亿美元。而到去年 8 月,这家公司在完成新一轮融资后,估值继续上涨 21 亿美元,达到 71 亿美元。

这对估值达 750 亿美元的字节跳动而言,无疑是一个正向的激励:企业协作是一个不小的生意。

但从市场策略来看,头条是谨慎和聪明的,它选择了出海 + 低价这两条路线另辟蹊径。

选择海外一方面是因为海外相对更适合一款办公协作产品探索和发展,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国内复杂的市场竞争情况。

极客公园曾经分析过,国内企业社交软件长期无法发展壮大,和中国本土「工作、生活不区分」有着密切的关系。这点是由社会文化结构决定的,短时间内所有熟人社交产品都难以跨过微信这道坎,放在需要「交流沟通」的协作软件同样适用。

Lark 国内版「飞书」的应用商店截图〡App Store

事实上,过去发展得比较好的文档类协作软件一定程度上都依赖了微信或微信小程序生态。即使是在使用飞书的员工,也不可能放弃微信。如果飞书只能停留在企业内部的交流层面,其价值必然会大打折扣。

同时,国内也没有建立起很好的为企业协作软件付费的习惯。在国内,如果想获取并维持足够多的 C 端用户,长期「免费」仍然是最佳法宝。你不免费,总有人免费。放到国外则不然,国外已经有了很好的付费习惯。从定价上来看,Lark 基础版本价格(目前未正式上线)不到 Slack 的三分之一、G suite 的一半,这让其作为一款新产品有了很大的发展空间。

另外,对国内企业来说,Lark 主打的「协作」当然重要,但无论相比 OA,还是 ERP、CRM 等涉及企业流程的软件来说,还只是浅层。目前愿意为协作买单的更多的还是互联网企业,如果涉及到企业管理,光协作是无法打动企业管理者的。如果 Lark 要往深了朝「流程」走,只要在国内冒头,必然会与钉钉正面交锋。

虽然经常被普通员工吐槽,但近年来钉钉的确在企业服务领域尤其是 ISV 领域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生态规则和打法。对于企业管理者而言,其中的财务、流程软件的丰富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代替 OA 软件了。因此,以协作作为切入口,字节跳动在企业办公领域或许可以撕开了一道口子,但如果在中国市场中深入进去,要面临的挑战并不会小。

值得注意的是,lark 先行并不代表着字节跳动要放弃国内市场。数位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都向极客公园透露,字节跳动仍在国内联系中小型创业公司合作推广试用「飞书」。不过,等待「飞书」在国内还要上演多久,还是要看「Lark」在海外能否顺利突围。


全部评论: 0

    我有话说: